http://www.lurtta.com/

90后检验师徐文杰:距离病毒最近的人

  “现在要采一下咽拭子,口罩摘一下……好,可以啦!”这是石排医院90后检验师徐文杰在采集咽拭子标本时常说的话。虽说过程只有十几秒,但每进行一次这样的操作,徐文杰都有可能与病毒来一次零距离接触。一天下来,他要采集60多份咽拭子。

  据了解,咽拭子采集是公认的最容易发生职业暴露的高危操作之一。“做好防护,保护好自己。”这是同事及家人经常对徐文杰说的一句话。为了做好防护工作,每次上班,徐文杰都要穿着厚重的防护服,戴齐N95口罩、护目镜、防护手套、防护鞋等,进行4-5个小时满负荷工作。由于行动不便、视线受阻,采样这个精细活变得更加困难。为了准确取得标本,徐文杰不得不与病人近一点、再近一点。

  在徐文杰眼里,咽拭子采集工作者是距离病毒最近的人,所从事的工作也是最危险的工作之一。但是,他却主动申请,把这高风险的工作留给自己,只因考虑到科室好多同事的小孩都刚出生,而自己还单身,早新闻:工信部目前已经超30%中小企!自己父母还有兄弟姐妹们照顾。徐文杰说:“我觉得我最适合去干这个工作。”

  徐文杰告诉记者,他一天最多需要采集60多份咽拭子,由于防护用品有限,为了让一套“防护服”物尽其用,他总是尽可能地延长工作时间。

  三月东莞气温逐渐升高,这给身穿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带来很大的挑战。3月1日,徐文杰照常上岗采样。由于天气特别热,工作中的徐文杰感到身体不适,差点晕倒在地,好在有护士在旁帮忙脱掉防护服,换上隔离衣,才让他缓了过来。徐文杰说,防护服非常厚,从穿上那一刻起就开始出汗,经常会感觉憋闷、缺氧,甚至出现脱水、电解质混乱等一系列不适的表现。

  长时间持续工作、身着防护服时的不适、个别采集对象的不稳情绪等均是徐文杰在进行采样面临的挑战。徐文杰说:“可以说每一次的采集,都有可能是我与病毒的一次近距离的接触。”

  但是为了确保采集到位,徐文杰会特别仔细、小心,及时总结经验和技巧。(记者 梁盘生)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