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lurtta.com/

离死神最近的病房

  监护仪、呼吸机、输液泵、CRRT(人工肾),还有近期被大家熟知的ECMO(人工肺),病人所有的生命体征,都是靠仪器在竭力维持。

  “昨晚,走了一个……”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苏北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郑瑞强指着唯一一张空床说。

  这是一名从其他医院转来的病人,70多岁,来了就紧急上了ECMO。救治了五六天,最终还是走了。

  更让他揪心的是,住在这里的还有他的同行,一位医务工作者,在救治病人时不幸被感染。

  “他的肺,只剩一点点是好的,肺泡全塌了。”CT片上显示出来的“大白肺”,触目惊心,白色阴影几乎完全覆盖了双肺。

  ECMO已经上了20多天,身体其他机能目前已相对平稳,但肺功能还没有好转的迹象。

  “2床,镇痛再加强一点,病人很难过。”郑瑞强朝着正在忙碌的医生沈斌华大声地说。沈斌华戴着正压头盔,只能通过手势理解郑瑞强的意思。

  “作为医生,我们能做的就是让他们不那么难受。”郑瑞强说,与死神博弈,帮助病人挺过最危险的时刻,就是他们的职责。对于危重症患者,只要有一线生机,决不会放弃治疗。

  1月23日武汉封城当天,郑瑞强接到国家卫健委紧急通知后立即赶到武汉,没有休整,24日就扑入病房查看病人。一个多月来,在“离死神最近”的危重症病房,郑瑞强和战友们通过目前最先进的医学设备和最高的治疗水平,与死神博弈。

  近日,现代快报记者在武汉肺科医院ICU病房专访郑瑞强,他回应了目前公众最为关心的危重患者治疗的诸多问题。

  郑瑞强: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除了在对口医院治疗病人外,还有一项工作是巡查,我们目前正在做第四轮巡查,一共分成12组,每组有三至四人,包括一名国家专家组成员、一名本市专家、一名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专家,每组都会有一名中医。对武汉全市42家定点医院病人进行巡查,将筛查发现的危重症病患,送往同济、协和、肺科、中南、金银潭等11家医院,两三天巡查一次。

  郑瑞强:到各家医院巡查时,会遇到需要立即插管的重症患者,在大家的印象中,对于烈性传染病,插管时医生的风险极高,所以我会带头给病人插管,想通过这个行动告诉其他医生,做好防护,插管不会有风险。如果我们给病人做好镇静,不让他呛,也可以最大程度减少飞沫喷溅。

  郑瑞强:对于危重症患者,我们的主张是“三早”——早插管、早做俯卧位、早上ECMO,在11家医院我们能够对危重症患者进行尽早的有效治疗,防止继续感染,进行以呼吸支持为主的脏器治疗,最终目的是希望病人挺过关键期,然后他们的肺能够慢慢恢复。

  郑瑞强:还没有。包括世卫官员所说的瑞德西韦目前也仅仅是在试验阶段,它的结果也没出来。

  郑瑞强:我们楼下普通病房有瑞德西韦的试验,小样本研究可能是有效的,但是说一种药有没有效果,特别是特效药,必须经过临床的随机、对照、双盲研究。

  郑瑞强:对于危重症患者,就像多米诺骨牌,第一张是病毒打倒的,后面引发一系列脏器的损害。从近日陆续披露的遗体解剖结果来看,与我们想象的没有太大差距。

  郑瑞强:一方面是做抗病毒治疗,另一方面就是做一些脏器功能支持治疗,尤其是肺呼吸功能的支持治疗,还有免疫系统的支持治疗。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治疗,让病人自身的免疫功能恢复,实际上,对付病毒还是靠自身的免疫系统。我们临床激活让这个免疫系统重建。

  郑瑞强:从前期来看,危重病人需要早插管、早做俯卧位等。做了这些后,如果病人病情还没好转,我们的建议早上ECMO,当然ECMO不是常规手段,但对新冠肺炎来说,可能早上会好一些。

  郑瑞强:目前这里有四台ECMO同时运转,但临床效果其实不是很理想,因为这一批病人前面拖的时间比较长,病人到我们手上时已经很严重了。这个病区的治愈率很低,昨晚走掉的一位70多岁患者,从其他医院转来后,紧急上了ECMO,撑了五六天,还是走了。

  郑瑞强:临床上ECMO的前提是,病人的心脏和肺功能是可逆的,肺功能可以恢复。其次是如果可以做肺移植,在等供体的时候可以上ECMO,如果患者的肺功能完全无法恢复,就一点意义都没有。

  郑瑞强:这个病房差不多累计有二十几个病人,12名病人上过ECMO,6名好转后卸下了ECMO,对于病毒性肺炎来说,如果能够挺过去,病情是能恢复的。

  ICU病房里的病人基本没有清醒的,我们压力很大。我们的一位病人上了ECMO已经有20多天,也是这里使用时间最长的。他很坚强,我们对他治疗,也一直不会放弃!

  快报讯(特派记者孙玉春)2月29日,在住了9天的重症监护病房后,湖北黄石的付磊(化名),终于转到了普通病房。那一刻,他一再向在场的医护人员鞠躬,声音哽咽。

  在病房里,一边吸氧,他一边用手机自己记录下了一段视频。“我已经快坚持不下去了。”那天是2月16日,他住院的第10天。对于病情的发展,他完全没有预料,他认为自己会像很多轻症患者一样,很快好起来,而事实上,自己每天高烧,三十九度,甚至到四十度。

  2月21日,他被转进了黄石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他得到了护士们的悉心照料,她们来自黄石本地和江苏。

  “护士每天都把我们病人照顾得无微不至。很辛苦,每次看她们护目镜上都是水珠。”

  人在这里,他还一直牵挂着母亲,因为感染新冠肺炎,她住在黄石矿务局医院,母亲在那头也担心着他,病情也时有反复。

  黄石矿务局医院也有江苏支援黄石医疗队的小分队。来自江苏大学附属医院感染科的副主任包泉磊告诉现代快报记者,自从进驻病区以后,他们就发现,有个女病人一直担心自己的儿子,很焦虑。

  “她的病情时有反复。”包泉磊说,加上前段时间,这位病人的母亲心脑血管意外去世,而她本人血糖控制也不理想,又挂念在重症监护室的儿子,使得治疗效果总是难以满意,因此,医生们每次查房都要跟老人聊聊天,舒缓她的心理状态。

  母子连心。2月24日,付磊从黄石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拍了一段视频,做成抖音。最终让他母亲看到了这段视频。在这段视频里,来自江苏和黄石的医生护士们站在付磊的病床边,举着字牌,上面写着“我们一起加油”。还写着“妈妈,请放心”。

  看到视频,老人的状态好了些。近期,治疗效果也转好了,目前,肺炎症状已经消失。

  2月24日当晚,来自江苏新冠肺炎康复者捐献的3550毫升血浆由后续医疗队携带,送达了黄石。当晚,付磊用上了血浆。

  他说,血浆是江苏南通的康复者捐献的。“感谢这些献血者。”他告诉现代快报记者,输了血,明显感觉人加快了恢复速度。输血的时候没感觉,后面一天比一天状态好,就感觉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2月26日,他在朋友圈记录,“输入血浆44个小时后,情况好转,下床能脱氧走路,今天复查CT也是自己走去的。医生告诉我,CT复查结果在好转,这是我二十几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2月27日下午,他记录道:“今天感觉状态没有昨天的好,看来恢复还有个过程。江苏医疗队的护士小姐姐说我是第一个在ICU里能站着跟她拍照的病人。”

  2月29日,付磊正式出ICU。在跟医生护士们告别时,付磊一再深深鞠躬,双手合在胸前致谢。当时,他流下了眼泪。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