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lurtta.com/

华夏基金潘中宁:帮助“老外”认识真实的中国

  潘中宁,经济学硕士和工商管理硕士。曾任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企业融资部高级经理,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助理、投资经理,宏利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股票投资总监,上海凯石益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投资总监等。2013年5月加入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现任委托投资部董事总经理、投资总监。

  有些基金经理专注于投资,不愿意将时间花费在与人沟通上。华夏基金委托投资部董事总经理潘中宁不同。他享受投资,也乐于交流,认为和投资者沟通和做好投资一样重要。

  这或许与他负责的投资业务有关。作为华夏基金QFII投资业务的负责人,讲好中国故事,向海外投资者呈现中国企业的真实样子是他工作的重要内容。良好的互动打下信任基础也为投资添彩。业绩稳健加上与投资者建立了良好的信任基础,2013年至2019年,他负责的QFII投资部接受委托管理的资金规模从数十亿人民币增至数百亿人民币,客户包含众多海外大型机构投资者,且这些客户过去六、七年一直在追加投资。

  潘中宁认为外资增配中国是未来十年的大趋势。在这场全球经济、金融格局的大变革中,中国将吸引越来越多的注意力。作为连接海外投资机构和中国公司的投资负责人,潘中宁一面要讲好中国故事,一面要帮助中国企业站上世界舞台,接受全球投资者投票。

  2020年1月,一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作为武汉人,潘中宁的微信头像上增加了“武汉加油”的字样。疫情没有给他的生活带来太大困扰,不过,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这段时间工作的重点。

  他增加了与客户沟通的频率。“从1月起我们开始跟客户解释发生了什么,政府在如何应对,大家的生活怎么样,对经济和市场的影响如何。”过去四周,他每周给客户写一封邮件,沟通疫情进展。“复工情况是目前客户最关注的问题。我们把公司访谈获得的信息和基于百度迁徙指数推断出的结论告诉客户。针对复工率,没有人能得到100%准确的数据,在这种情况下交叉验证尤其重要。”

  我国2003年启动QFII机制,允许符合要求的外资机构申请QFII额度投资中国市场。不过,部分投资机构虽然有了QFII额度,但由于对中国市场的了解有限,他们把中国市场投资部分委托给境内包括公募基金在内的管理人。华夏基金是国内最先设立专项服务于海外投资者的国际业务部门和QFII投资部门的基金公司,是首批RQFII基金投资管理人,也是目前国内QFII和沪港通业务的领军机构。目前华夏基金为北美、欧洲、亚洲十余个国家与地区的海外投资者提供针对中国资本市场的投资管理服务。

  随着越来越多的外资流入中国市场,为外资操盘的境内QFII投资负责人也引发了投资者的关注。

  潘中宁管理的资金90%来自海外长期投资机构。他介绍,疫情暴发后,“没有一个机构客户要求赎回,他们对中国市场和我们管理人都很有信心”。一方面因为过去与他们建立了良好的信任基础,另一方面,增配中国是这些客户的长期选择。

  随着MSCI、富时罗素、标普道琼斯指数一起纳A,“现在已经不是投不投A股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投、怎么投的问题”。潘中宁认为外资增配中国是未来十年的大趋势,他认为十年之后外资持有A股的市值有望达到1.5万亿美元,这意味着十年内外资持有A股市值可至少增加4倍。

  潘中宁说,这背后有三大原因。第一是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目前中国已经是全球经济增长最重要的驱动力之一;第二是中国金融市场的加速开放给了外资参与中国市场的渠道和信心;第三是目前外资对中国严重低配,外资持续流入中国市场是针对中国经济影响力与外资对中国严重低配不相符这一现状的长期系统性修正。

  潘中宁认为,外资中的长期投资者关注中国发展的五大趋势。首先,外资很关注中国人消费的持续升级。发达国家发展历史显示,当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之后,消费升级成为趋势。2019年中国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消费升级正在发生。不少消费龙头公司会持续受益于这一大趋势。其次,电商和互联网经济还有广阔的发展空间。这背后是中国庞大的消费人群,良好的科技基础设置,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中国消费者对新事物的强烈好奇心。第三,中国有全世界最大的工程师群体。潘中宁认为很多海外投资人没有意识到中国每年毕业的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专业毕业生多达400万人,超过欧美发达国家的总和。庞大的工程师群体是中国高端制造业的人才基础。第四,中国有全世界最完善的工业产业链。科技硬实力相关的领域,包括高端制造、5G通信、消费电子核心零部件、新能源、光伏等,未来的发展空间都比较大。“海外投资者以前忽视了第四个方面。很多海外投资者说起A股,只知道茅台。”不过,最近他认为越来越多的外资机构开始从中国的硬科技中掘金。第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升,医疗健康的需求已大幅提升,中国的医药公司,包括创新药、生物制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等都有巨大空间。

  不过,在量化投资和各种纷繁复杂的投资方法充斥市场的今天,外资真的可以通过把握简单的趋势在A股赚到钱吗?

  他举例说明简单的力量。“2005年我去美国留学。我的一位西班牙同学见不少中国留学生英文水平欠佳,就问我‘中国学生很多人的英文不是太好,你们有没有英文培训学校?’ 我告诉他,有一家叫新东方的英语培训学校,大部分中国留学生都去过那里参加培训。后来新东方在美国上市,这位同学就买了股票,一直持有超过10年,即使在2012年受到对冲基金质疑而导致股价大幅波动时候,他经过认真分析后也没有卖出,最终他在新东方的投资收益率超过20倍。在此之前,他没有去过中国,基于非常有限的信息就做出了一个很好的投资决策。这固然有运气的因素,我认为更重要的是他的投资逻辑是长期立得住的,即中国出国留学人数还在持续增加,英语培训的需求会持续提升。”

  这件事给潘中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说,他从这件事学到“不纠结于眼前,以更长远的眼光来看待事物”。

  一份来自纳斯达克旗下研究机构eVestment的数据显示,潘中宁团队所管理的核心策略,在过去3年、5年、7年分别取得18.67%、12.25%、15.37%的年化投资回报率。过去7年持续跑赢沪深300指数,平均年化超额收益率超过8%。

  不少海外投资者对中国抱有刻板印象。如何讲好中国故事,让海外投资者认识真实的中国企业和中国企业家成为了潘中宁工作的重要内容。

  要以外资可以接受的方式来陈述自己的投资理念。“有时候你自上而下地讲中国的经济前景和行业空间,比较难以让海外投资者信服,那就换一种思路,自下而上地介绍具体公司。中国的很多行业龙头公司,放在全球也是非常有竞争力的。让他们了解活生生的公司,了解这些公司的产品、盈利能力,可能效果更好。”他认为。

  他曾组织外资与中国的企业家座谈,参观工厂。“通过这样的沟通,海外投资者会发现中国的企业家志存高远,具有很强的进取心和执行力。这与他们之前所固有的印象很不一样。很多外资机构看到中国企业的生产线后感到非常惊讶,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中国的制造业企业自动化和智能化程度如此之高。”潘中宁表示。

  良好的互动在关键时候可转化为信任。2015年6月12日上证指数冲上5178.19点之后一路狂泻,这些投资A股的外资机构怎么样?潘中宁介绍,外资机构当时没有过多地向他询问市场情况。2015年年终,潘中宁管理的资金当年录得了可观的正回报。而在接下来的几年,投资者大幅追加了对中国A股的投资。

  连接海外投资者和中国企业,还需要将海外投资机构ESG(环境、社会、治理)方面的要求传达给企业,并帮助他们改进在这些方面的表现。

  近期华夏基金QFII团队通过持续努力,帮助国内一家消费企业改善ESG表现,最终使得该企业的MSCI ESG评级提升。目前该公司外资持股占比已经超过10%。与国际接轨,达到海外机构的ESG要求成为部分公司的目标。“与海外机构相比,我们给公司的ESG建议更有针对性,也更切合中国的实际情况。因为我们知道哪些方面是它可以做到的,哪些方面对他们更重要。”华夏基金是中国第一批签署联合国责任投资原则(United Nation 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的基金公司,潘中宁认为,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投资者,不仅仅是要投资到有社会责任的公司中,还要帮助企业提高ESG表现。

  “2006年,我在美国投行实习,跟随一位在业界具一定影响力的前辈做互联网研究。2006年苹果手机还未推出。我问前辈互联网行业的未来在哪里? 这位前辈认定,云计算会是一个有广阔前景的领域。云计算可以把算力集中,释放出空间,让电脑去干别的事情,同时也可以减轻中小企业的软件负担。”当时云计算还处于早期,云计算领域的领先企业Salesforce在当时还是一个小公司,声名卓著的亚马逊的简单存储服务S3当时也才刚刚推出。云计算果然如同这位前辈预计的一样,价值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成为当下最热门的技术领域。“这位前辈对我的影响很大,我认为研究行业一定要看清行业的长期发展趋势。”

  互联网行业的更新换代,使我们从PC(个人电脑)时代进入移动互联时代,再到现在的物联网时代。前一个浪潮中的领先者,常常被后起的浪潮拍在沙滩上。技术更迭如此之快,以至于没有企业可以高枕无忧。对于关注技术的投资者来说,潘中宁认为需永远对技术保持敬畏,不过于迷信头部龙头公司,亦不迷信所谓的“颠覆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